<del id="ll5j7"><small id="ll5j7"></small></del>

  1. <code id="ll5j7"><small id="ll5j7"></small></code>
    <code id="ll5j7"><small id="ll5j7"></small></code><code id="ll5j7"><small id="ll5j7"><optgroup id="ll5j7"></optgroup></small></code>
  2. <del id="ll5j7"><small id="ll5j7"></small></del>
    
    
    <code id="ll5j7"><em id="ll5j7"></em></code>
    <strike id="ll5j7"><sup id="ll5j7"></sup></strike>

      中文|EN
      經典案例
      締造數字生活?勘測宏偉藍圖
      首頁 > 經典案例
      萬寧橋鎮水獸虛擬修復項目


      1.webp.jpg 


      “北京的橋啊千姿百態,北京的橋啊瑰麗多彩”一曲《北京的橋》描繪了大北京各種各樣的橋,有遺留下來的古橋、有新建的立交橋、有在原址重建的、還有的湮沒在歷史的塵?!?/p>

      2.webp.jpg


      今天的萬寧橋

      今天,我們帶您認識一座橋,萬寧橋,人稱“中軸線上第一橋”,萬寧橋坐落于北京地安門外,什剎海附近,位于北京中軸線上,始建于1285年(元世祖至元22年),原為木橋,后改為石拱橋,在1292年(至元二十九年),元世祖采納郭守敬建議,引昌平白浮諸泉入大都西門水關,擴充積水潭容積,使水由萬寧橋東南流,出城東水關,經大通橋直至通州,連通京杭大運河與元大都,南糧北運的漕船可以徑直駛至天子腳下,積水潭成為京杭大運河的終端碼頭。

      3.webp.jpg

      萬寧橋在元大都(復原圖)的位置

       

      萬寧橋屬于“橋閘”,具備雙重功能:既可當橋通行,又可當閘以制水。郭守敬開鑿漕道,將積水潭作為水庫,在通惠河沿途設立閘壩十處以資控制,有船來往方提閘放水,平常則緊閉。設在萬寧橋下的叫澄清閘,是積水潭之水流的第一道關卡;同時,又作為大運河的終端,一路溯流而上的江南糧船,降帆穿過萬寧橋的橋洞,就進入可拋錨卸貨的避風港了。

       

      4.webp.jpg 

      元大都水系圖及運河閘址


      假如說積水潭是元大都的胃,日以繼夜地消化著整船整船的糧食,那么,萬寧橋無疑屬于咽喉,它吞噬過太多的財富。


       5.webp.jpg

      萬寧橋漕運浮雕


      直到明朝毀棄元大都,改造新城,萬寧橋才真正感到了饑餓。積水潭,也一樣地饑腸轆轆,“自明改筑京城,與運河截而為二,潭之寬廣,已非舊觀?!保ㄒ浴跺吩R略》)大運河終點碼頭,南移至北京城東南角外的大通橋下。大通橋取代了萬寧橋的地位,而大通橋與萬寧橋之間的這段舊漕道,即告作廢,先是逐漸淤塞,最終斷流。萬寧橋,再也無法親眼目睹江南的糧船了。朝代更替,它仿佛一夜間就老了,打掉了牙,只能往肚里咽。


      6.webp.jpg 

      明清北京城水系及運河閘址

       

      萬寧橋與中軸線則由梁思成先生在《北京─都市計劃的無比杰作》一文中提到:“中軸線的劃定,對元大都的規劃建設起著決定性作用。規劃師利用北京什剎海、北海一帶天然湖泊的遼闊水面和絢麗風光營造這個城市。為了使中軸線不湮沒于湖水之中,元大都的設計師在圓弧狀湖泊的東岸劃出了一條南北與湖泊相切的直線,切點就是今天的后門橋,切線就是今天的中軸線。

      明代曾重建萬寧橋拱券的上部結構,清代更換過橋欄桿。民國十三年(1924年),修筑北新橋至太平橋(今和平里)的北線電車軌道,其時改造萬寧橋,降低橋面,橫鋪橋面石板改為斜鋪,兩側辟人行道。

      1953年,北京市政府決定將萬寧橋以下一段玉河改為暗溝,同時檢測萬寧橋承載力,最終決定保留。(孔慶普著:《北京古代橋梁》)1954年,玉河改暗溝工程完成,河道上蓋板,橋和石閘均埋于地下,地面以上只露橋面和兩側橋欄。河道成陸地,蓋板上陸續建筑民房和單位用房。改革開放以后,在橋欄后豎起大幅廣告牌,長與橋欄相當,高四五米。在廣告畫面映襯下,橋欄、橋面顯得破舊不堪。

      20世紀90年代初,單士元、侯仁之、羅哲文、孔慶普等學者專家聯名呼吁:“萬寧橋應該重見天日”。1999年6月,北京市政府批準市文物局大規模整修萬寧橋及其周圍環境。8月,整修開工:拆除橋欄廣告牌和東、西河道上的房屋建筑,暗溝改回明渠,疏浚河道,修整岸墻,修復橋欄、補配損毀構件。2000年12月,工程告竣,萬寧橋東西兩側重現水流,橋身重現原貌。經侯仁之建議、有關部門批準,恢復“萬寧”橋名。


      7.webp.jpg


      修繕后的萬寧橋


      在此次修繕萬寧橋時,在橋下挖出鎮水獸,其樣如虎伏地,頭有角身有鱗,樣子剛猛威武,是為鎮水瑞獸趴蝮(baxia),造型非常優美,形象似龍非龍,似蝦非蝦,平生最喜歡水,伴水而居,它愛喜波弄水,長年累月在河水中玩耍,又名帆蚣,擅水性,喜歡吃水妖,相傳很久很久以前,龍子趴蝮因為觸犯天條,被貶下凡,看守運河1000年。千年后,終于獲得自由,脫離了龜殼。人們為了紀念其護河有功,按它們的模樣雕成石像放在河邊的石墩上。

       8.jpg

      鎮水獸(北)

      橋的前后兩側,河道兩岸各分別趴著兩只神獸,紋路清晰、雕刻手段精致。西面北岸那只非常完整,南岸那只失去了左手。兩只的樣子都是龍頭、鹿角、魚鱗、脊背骨突出、麒麟爪、長軟尾、尾尖為球狀、表情兇猛、威嚴、兩爪緊緊扒在河沿,爪上帶吸盤。

      9.webp.jpg


      鎮水獸(南)

       

      關于鎮水獸的神話有很多,據說動了鎮水獸北京城將被水淹7年;類似的傳說還有北新橋下的古井,相傳與劉伯溫有關,今天的北新橋那口古井、鐵鏈都已看不見了。無論傳說真實與否,它們見證著朝代更替、見證著時代變遷、見證著北京城的興衰榮辱……韶華易逝,歷經風雨的鎮水獸逐漸變得殘缺不全,亟待保護。

      2018年10月,帝測科技文化遺產保護事業部受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政府什剎海街道辦事處委托使用高精度三維激光掃描對鎮水神獸進行了三維數字化信息采集,拍攝高清紋理數據照片;在此基礎上進行三維建模,并進行虛擬修復,在通過專家驗收后,制作了3D打印復制品。


      10.webp.jpg


      虛擬修復前的鎮水獸(頭部缺失)

      11.webp.jpg 

      虛擬修復中的鎮水獸

      12.webp.jpg

      虛擬修復完成3D打印鎮水獸(頭部缺失已修復)

       

      鎮水獸3D打印復制品現存放于煙袋斜街廣福觀內,作為北京歷史文化展品及文物保護成果對外展覽展示,廣福觀現已對外開放,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親臨現場參觀。

      13.jpg 

      鎮水獸(南)3D復制品

      14.jpg 

      鎮水獸(北)3D復制品

      文物是人類在歷史發展過程中遺留下來的遺物、遺跡,其從不同的側面反映了各個歷史時期人類的社會活動、社會關系、意識形態以及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和當時生態環境的狀況,是人類寶貴的歷史文化遺產。文物的保護管理和科學研究,對于人們認識自己的歷史和創造力量,揭示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認識并促進當代和未來社會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


      16.webp.jpg 

      工作照

       


      經典案例
      在線咨詢
      關注我們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 2020 北京帝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備06014955號-1
      在線咨詢一鍵撥號
      男人的天堂AV在线_曰本a在线天堂-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app下载-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成人影片線上看